天天爱彩票

 
我在湖北,我想对你说
发布时间: 2020-02-19   浏览次数: 10

  疫情当前,病毒阻碍了很多人相见,但是隔离的是病毒不是爱,陪伴与希望一直都在。我在湖北,我想对你说:
  2018级本科生赵文龙窗外狂风怒号,雷电嘶叫,屋内的我胆战心惊,无法安睡。窗外的风雨好比这疫情,而这屋内的我就是这疫区的人们。谁不畏惧雷鸣,谁不惧怕瘟疫?可是风雨将至总有壮士,疫情来袭亦有勇士。天之漏,有女娲,疫情发,有医护。疫情的肆虐影响的不仅是湖北人的生活,更是全国人民的生活,牵动的不仅是医务工作者的心,更是全球同胞的心。天之风雨,其不能久,肺炎疫情,亦将消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

  2018级本科生彭连春。今年,是2020年,和往年一样,我乘着高铁回到家乡,与家人团聚。喜庆年年有,家家户户走街串巷,但今年的年特别不一样,大家都足不出户,门窗紧闭。因为“年”真的来了。新型冠状病毒在湖北武汉市爆发,感染者急剧增加并有蔓延的趋势。在这千钧一发时刻,举国上下立即采取控制措施,使病毒得到了有效控制,全国人民互相帮助,纷纷支援武汉。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英雄。身患水火之中的我们不再感到恐慌。祖国,我想对您说:是您,日日夜夜守护者我们,您实施的封路政策,控制了疫情的蔓延,使每个家庭得以成为净土;是您,用广播报纸把实时快讯送到每家每户,让大家实时了解最新疫情消息;是您,关爱每一个人,将大家组建起来,团结起来,有难互助,互相监督。是您,不放弃每一个病人,三日内建立了火神山医院,24小时照顾病人。祖国,您就是我们坚强的后盾。南邮,我想对您说:在这病毒肆虐的日子里,您精心制作了师生健康打卡系统,精心制作了防疫情小知识视频,让师生有了自我保护的能力。您无时无刻不在我们身边。您延长了今年的假期,却没有忘记大家的学业,开学之际,精心准备了网上课程,不落下每位学子的学业。南邮,我为您感到骄傲!老师,我想对您说:在这非常时期,您给予了我温暖,也许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。您把每位学子当做自己的孩子一般,从不疏忽每一个人,也许您也身处疫情之中,但您却关心着别人安危,关心着别人的学业,您总是像那春蚕,像那蜡烛,从来没有关心过自己。老师,您的爱犹如父母般伟大!今天,我对自己说:那些没有杀死我的,终将使我强大。面对新型冠状病毒,虽束手无策,但能勇敢地面对它,就是最好的解药。身为学子,面对困难却无能为力,我认识到了知识的重要性,作为物理生,我认识到了当下人类医学的发展,人类要想消灭病魔,任重道远。秉着南邮厚德、弘毅、求是、笃行的精神,我将刻苦求学,加倍努力,强大自己,照亮别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
  2019级研究生龙菲。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将这个春节变得如此压抑,作为一个湖北人,看着自己的家乡面临困境,感到好无力。在此,我向所有医护人员、科研人员、为抗战疫情提供支持的社会各界人士表示感谢!网上,电视上,我看到医护人员最美的样子。为避免交叉感染,女护士剪掉美丽的长发;经历连续多日的超负荷工作,很多人的脸都红肿了;由于长时间佩戴医用口罩和护目镜,鼻梁磨出了血。深深的压痕、疲惫的神态,挡不住医者之美,坚毅的目光,依然透射着必胜的光芒。危难时刻,白衣天使成了钢铁战士,“迎着病毒走,勇做逆行者”的背后是大爱无疆的医者仁心,他们手挽手、肩并肩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生命防线。党员们切实展现担当作为,放弃和亲人团聚的时光,无惧被病毒感染的风险,冲锋奋战在疫情防控第一线,不计报酬,不畏生死,这些闪烁着人性光辉、奋战在抗疫战场上的忙碌身影,汇聚成了攻无不克、战无不胜的中国力量!牺牲小我,成就大我,他们虽逆风而行,却向阳而生!疫情让我们看到全国人民众志成城,无所畏惧,相信一定能够击退疫情,让我们国家恢复健康。

  2018级本科生廖涵雨。离原定的开学日子越来越近了,但是身处疫情重灾区的我,并不能像一个月前想的那样,搭上返回南京的飞机。我身边的家人尚且康健,但是也有亲戚因去过武汉被感染,大家都非常担忧。我相信在科学的领导下,疫情一定会被战胜的。虽然没有办法在学校正常上课了,但是依然可以通过网络线上学习,因此在即将开学之际,我想对自己说:“保重身体之余,也要利用好假期时间不要落下了学业,听从学校的安排自行网上学习!”


  2018级本科生陈祖杰。
“嘀嘀嘀~,嘀嘀嘀~”,伸个懒腰爬起床,今天是继续不出门的第二十天。拿起手机,扫一眼,好像增长的数字下降了,钟南山院士继续在做着权威的报道,村里的大喇叭也喊起来,“出门戴口罩,勤洗手,适当通风透气。”今天天气不错啊,爸妈也就只在院子里晒晒暖意,ipad的屏幕里传来了,隐隐约约的声响。“这一讲,我们学习…”。突然心中一阵波澜,抬头
望了望那山头,静默陡然袭来,最后归于平静。

  2019级研究生杜思克。记得我是20号回的武汉,21号疫情开始有加重的趋势,到22号早上,一起床就听闻武汉封城的消息,当时并不知道意味着什么,抱着人们常常出现的侥幸心理,认为多则两周,少则一周,现在算起来,已经将近一个月了。想起十几年前的非典,自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一是因为年纪还小,二是因为置身事外,只是从当时呆在北京的母亲口中,粗略的了解到一些情况。其实也并不是对历史感到好奇,只是因为这次置身其中,所以听听聊以慰藉罢了。由于住处远离市区,所以相对宁静,从居住在市中心的亲戚朋友口中得知,市区的资源十分紧张,超市一次进三个人,排队的人已经延伸到了马路上。想想有幸经历疫情,没有住于市区,一览胜景,似乎也是一件憾事,但正是因为远离市区,所以偏安一隅,似乎也还不错,人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结合体。其实身处疫区,反倒落得平静,心态比以往更加平和,可能是人总是对未知的东西感觉到恐惧,当未知逐渐转化为已知,恐惧也就自然消散,亦或是感受到了与自然相比自身的渺小。活着已属幸运,健康更是难得,足矣。

invisible
invisible
invisible
invisible
invisible